橘生淮南

追星 lsy 魄 Cubes 超级制霸

【鬼鬼白敬亭】YOUTH 『三』持续更新

chapter 3

#01

暑假里,吴映洁前前后后去过几次白敬亭家,刚开始是被白妈妈邀,后来壮壮胆也开始主动去找高冷某白玩。其中一次碰巧在进门时听到他在客厅跟别人打电话,吴映洁隔着玄关从镂空处偷偷瞄他,发现他眼睛都笑到看不见,听说话时的语气像是很好很好的玩伴。

这算什么,跟好兄弟讲话就这么开心哦。

跟我一起的时候就不冷不热的。好讨厌你啦,白敬亭。

最开始的时候,吴映洁还不知道他叫白敬亭,这个名字,听起来就不好接近。

“你好,我叫吴映洁。嗯……倒映的映,皎洁的洁。”

“白敬亭。”

“Bái-Jìn-Tín, 好特别哦。”说着好奇地看着他。

她为什么把自己名字的后两个字的后鼻音念成前鼻音,白敬亭皱了皱眉头,耐着性子解释下去:“是一句诗。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很高级欸!”

看她发出惊叹,男孩子不知道该怎样接话。他转身进自己房间,想找些什么给这个似乎看什么都很神奇的台湾小女孩玩玩,好让自己不那么尴尬。但扭头就走这个举动在吴映洁眼里,演化成了一种嫌弃。

她无意识地把衣领上缀有圆球球的带子向下拽了拽,有些懊恼地看向旁边的白妈妈,“阿姨,哥哥好像不喜欢我欸。”

“怎么会呢,他就那样,认识之后就好了,别放在心上啊。阿姨去给你拿冰淇淋吃啊,等着。”

好在,白敬亭成功用之前在天津买的泥人哄住了她,以至于没有加深吴映洁心中他冷漠的形象。

之后的相处模式无一例外就是:吴映洁说若干句,白敬亭回应一两句;吴映洁大笑,白敬亭跟着笑笑;吴映洁讲故事,白敬亭估计好时间隔一小会儿点一下头,代表他有在认真听。

即使最初是白爸白妈强调要跟吴映洁交朋友,即使最初白敬亭一点也不喜欢女孩子用台湾腔喊他的名字,即使吴映洁有时跟在他后面叽叽喳喳的时候他也会有丢下她跑的想法,但随着见面的次数增多,他次次纠正却也不取笑她的口音了,对待她的态度也不那么抗拒了。甚至——“妈,你把这个给吴映洁,是我整理好的数学题,她9月开学会用到的。”

从可以分辨男女的年纪以来,白敬亭头一次感觉到了女孩子的有趣,特别是吴映洁用软软的语调讲着她或看过听过或自己编造的故事的时候。他在心里,把吴映洁从以“其他人”为标签的空间中挪到了标为“朋友”的地方。

#02

白敬亭始终喊吴映洁的大名。

其实吴映洁跟他说过一次:“你可以叫我鬼鬼哦。”

“因为鬼是很古灵精怪的,我性格也很爱搞怪,在台湾的时候同学叫我小鬼,你也可以那么叫我啦。”这得到了白敬亭“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昵称”的回应,并且坚持喊大名。

吴映洁知道自己念不标准白敬亭的名字,也不想去纠结前鼻音还是后鼻音,便直截了当喊他“白白”。当然,被称呼者感到很不舒服。怎么感觉像在喊小狗?

吴映洁才不管他,“白白”“白白”喊得十分顺口,后来白敬亭为数不多的玩伴知道了后也开玩笑地跟着喊。

“才不可以!只有我能喊他白白啦!!!”

当事人白敬亭正经地向玩伴表明不要盲目跟风,然而没有否认吴映洁的特权,小丫头更起劲了,变着声调喊。

苍了天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8)
©橘生淮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