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南

追星 lsy 魄 Cubes 超级制霸

乞拉朋齐

赖冠霖×柳善皓

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

梦里,世界浸满了雨水,雨珠用力击打地面,毫不吝啬地展示着决绝。那些顺着屋檐线条落下的冰凉液体砸向头顶,滑入衣领,而眼睛被雨水挤压地快要睁不开。前方微弱的光芒中有一个清瘦的身影,他向自己走来,明明脚步在动,与自己的距离却始终没有改变,有个声音在喊着什么,仔细听也听不清楚。那人的脚步将道路上的水花激荡起来,他仿佛跑了起来,却像是在倒退,越来越远。

快要看不到他了。

你是谁?柳善皓……你是柳善皓吗?你别……

“等一下!”赖冠霖一瞬间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回应他的是寂静的空气。梦中的场景在脑中乱撞,他定了定神,做着深呼吸看向四周,发现黄旼泫正撑着身子坐起来。

“哥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轻声道歉。

黄旼泫摆了摆手,“没关系”,他向其他人的方向看了看,确认他们还在好好睡着,扭过头对赖冠霖说:“做噩梦了?没事吧。最近忙,你注意下睡眠。” 关切的眼神很像一个人。

摇摇头,尽力挤出一个笑回答他:“我没事,哥快睡吧,明天还有工作。”

黄旼泫不放心,可继续问下去只会耽误双方本来就少的睡觉时间,想了想还是躺下睡去。而赖冠霖眼睛睁着,望向天花板,心里那团交叉缠绕的线依然很乱,101总决赛过去两周多了,他梦到过三次柳善皓——一次是比赛刚结束的那天,一次是28号团体彩排他们又碰面那天,还有刚才……刚才梦里是他吗?

是吧,一样的身形和走路姿势,是他吧。

这段时间,只要[柳善皓]这个名字出现在脑海中,铺天盖地就是两个人先前朝夕相处的记忆。像放电影一般,画面一帧一帧过去,有关他的情绪就积攒得更多。其实自己没有抱有那方面的感情吧,而对待柳善皓之所以如此特殊,大概是,他真的太重要了。

对于赖冠霖来说,6月16日晚上到6月17日早晨太阳升起这段时间是不敢轻易回忆的。甚至还不到12个小时的那段时间,是如此沉甸甸,充满着巨大的欢喜、诚挚的感谢、对出道的向往与迷茫,还有,告别。

就像他在后台接受采访时说的,不敢相信是真的,决赛前自己上次20名带来的冲击还停留有,在宝儿前辈从第10名依次公布名单时更是紧张地抿嘴唇,然后就听到了“Cube ”以及紧跟在后面的名字。出道当然最好了,自己外貌是占优势的,唱歌跳舞不拖后腿,不夸大地说进步也算快了,非常非常渴望舞台,非常非常。所以太兴奋了,太高兴了,来韩国快一年了没从没那么高兴过。但录制临近结束的时候,看到Samuel、钟铉哥、煐珉哥还有与他并肩作战的那些实力不俗的朋友时,没来由地难过,甚至内心几许愧疚,说不出什么只能抱住他们,给予他们自己能给的一点温暖。

可柳善皓呀,对他存有怎样的感情呢?

跟理事一起在后台找到他,穿着白衬衫正和别的哥哥打闹,听到自己喊他立马快步走来,两个人拥在一起,互相说着鼓励的话。“做得好”,“做得好”,从大舞台上众人拥抱告别到后台休息室,赖冠霖不知道自己跟柳善皓说了多少句“做得好”,能说什么呢,绝不能用可惜的语气跟他讲话,绝不可以打消他少年的骄傲,就大方地送上所有的赞许与鼓励吧。善皓啊,做得好。

朋友之间,一方总是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最伤心和最坚强,面对面的时候,默契得全都是洒脱的模样。

已经不能算是凌晨了,云层变得透明,太阳快要升起来了。全部放送录制结束,柳善皓再次去找了赖冠霖,犹豫着张开双臂,是最后一次拥抱了。“哥你作为Wanna One成员活动期间,我会努力练习提高实力,所以哥你要紧张起来啊。”

赖冠霖怔了几秒钟。

以为他会说“真好,祝贺哥出道了。”

以为他会说“哥我们分开了怎么办。”

以为他会说“哥你不要忘了我哦记得想我。”

以为他或许会挂着笑脸过来再说一次祝贺,以为他或许终于卸下坚硬的盔甲软软地向自己寻求安慰,又以为他或许会臭屁地说一些对两个人未来的期许。柳善皓一直自带活泼话痨属性,又是情感细腻的小孩,可是赖冠霖没有想到过此刻的场景,面前的男孩子将温和与严肃巧妙地融合在一张脸上,用极其认真的声音说,你要紧张起来啊。

“我很紧张的,真的。”

我努力成为super star,真的。

你也可以是super star,真的。

我们以后一定可以一起出道,真的。

相视而立,赖冠霖才发现柳善皓的眼睛是红肿的,刚才他肯定偷偷哭了。

柳善皓没有躲避赖冠霖的注视,“我们是朋友吧,哥。”

“当然。以后不用喊哥,就说平语。”用很笃定的声音告诉他,我们做朋友,撇下条条框框的辈分束缚,没有出道成员和练习生的区别,我们就做朋友。

“那么,”他一扫刚才的严肃,发出一声轻笑,“冠霖,我们以后可以再次一起出发吗?”

“一定。”赖冠霖手心向上将手伸出,等着柳善皓充满信心的一握,就像几个月前PD101第一期里上台表演前相互鼓励的他们那样。

松开手,柳善皓指着外面已经露面的太阳,“你像那太阳。”他笑着看了看赖冠霖,再次看向窗外,缓缓地补充,“正在升起。”他凝望天空的眼睛里是永不熄灭的快乐的光芒。

我很想和你一起成为耀眼的太阳你知不知道。

赖冠霖用双手捂住了脸,不想让柳善皓看到自己红眼的样子。

这次下班两个人不再一起了,柳善皓走了几步,回头大声说:“哥,我真的走啦。”

赖冠霖也忍不住提高音量喊过去:“不是说了别叫哥吗!”

穿着粉红色T恤的少年笑开了,整个人像他的衣服颜色一样明朗,“冠霖啊……”

“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赖冠霖打断他,“你是想说这个吧?我们会再次相见的。”

参加节目之前的时候两个人就可以算是朋友关系了,只是哥哥弟弟的区分给友情的进一步加深设下了屏障,而录制节目这段时间里,或许是因为有了命运被绑在一起的这种感觉,或许是在残酷的竞争之下相互间的温情更能打动人心,来自同一公司的伙伴便惺惺相惜。默契逐渐养成,关系更加亲密,眼神交汇便可以知晓对方的用意,当看到柳善皓眼底闪闪发光的星星时,赖冠霖就猜到了,对方的不舍与期待。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那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赖冠霖突然想给柳善皓唱这首叫做《渡口》的歌了。

在练习的间隙用心学学中文吧,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唱给你听。

比起那些别离后就走远、再也不见的人,我们似乎更清楚告别的意义。分岔口突然出现了,没关系,总能汇合的,总能再次成为一条完整的平整的道路,我们一起,用敏捷的脚步躲避外界恶意带给我们的慌张,稳稳地走下去。而在这个重新的起点到来之前,带着彼此最真诚的祝福,先闯过属于自己的那一段荆棘吧。

柳善皓之前没想到自己会忙起来。对于不能出道这件事,虽然感到可惜但没什么可抱怨的,所以暗自下了决心还是以练习生的身份好好练习,为以后的出道增加自己的筹码。而采访、直播和画报拍摄一个接一个,吃不消的同时也更想念家人朋友,以及,一起同甘共苦过的赖冠霖。

YMC这个公司似乎很不靠谱,Wanna One成员确认以来,广告画报拍的不少,出道专辑的准备进度却让人不禁想骂人。柳善皓知道赖冠霖每天都很晚很晚下班,从照片上看黑眼圈也更加严重了,虽然自己现在也经常是练习到最晚的一个,但相比于为出道事宜努力的冠霖,他还是更心疼后者一些。独自练习的日子有些空虚有些枯燥,但想到喜欢的哥哥们一定也处于辛苦的阶段,想到和赖冠霖的约定,柳善皓还是很乐观很上进地克服着。现在同宿舍的练习生也有中国人,谈到火锅的话题时,大家还一起嚷嚷“之前咱们和冠霖不是说要去建国大学那边吃火锅嘛,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聚一聚”。就是啊,什么时候能重聚一下呢。

最近的一次见面是在produce101演唱会。28号彩排那天见到了,两个人脸上挂着笑,故意客气地寒暄着抱到了一起。有很多想说的话,聊了几句就因为排练时间安排而被迫分开投入到紧张的彩排中。赖冠霖明显比从前更自信了一些,나야나跟最开始比较跳得很出色,柳善皓高兴,也为自己打气。

彩排结束后众人匆匆告别,他有些失落,跟大辉煐珉哥他们只在Super hot彩排时聊了几句,在春日彩排时才把准备的出道礼物给了珍映和小宇真,其他小伙伴仅仅过来打了个招呼就忙着去排练了,还有冠霖哥,还想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去吃火锅呢。坐车回公司的路上,柳善皓头靠着车窗,耳边是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他有些烦躁,闭起眼睛想着过两天的演唱会,一想到和哥哥弟弟们待在一起的时间会长很多心情便好转了一些,直起身子也加入了前排司机和公司姐姐的对话中。

演唱会第二天下起了雨,很密的雨,天还没亮就开始下。早上雨势减弱,但城市里的寂寥气氛却被烘托地有些浓烈,尤其,今天是他们所有人最后一次聚会了。空气中是清冷的水汽,柳善皓穿着薄衬衫,打了个寒噤把靠近脖子的那颗纽扣扣上,加快脚步进入了会场,稍坐片刻见到了穿着黑T恤蓝色裤子的熟悉身影。

“冠霖呐,”突然回到了朋友间的称呼,柳善皓还是有点不习惯,“昨天忘了把这个给你了”,说着从身侧拿出一个纸袋递给赖冠霖,纸袋上面还有零星雨滴落上的痕迹。

赖冠霖看着装饰还算精美的纸袋,“什么啊?”

“我爸妈还有公司其他老师、练习生写的一些祝贺你出道的卡片和信。”

我也写了。很珍贵哦。柳善皓没说出来,只是直直望着他。

赖冠霖感觉手中的东西突然变得沉甸甸的,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爱护。脸上带着难掩的感动与欢喜,赖冠霖给了柳善皓一个紧紧的拥抱,“那你替我谢谢他们,抱抱他们吧。”说完嘴角一扬露出小孩子般的笑,揽上柳善皓的肩膀向别处走去。

安可曲出场的时候,柳善皓仍是和赖冠霖一起。前一天柳善皓握着赖冠霖的手腕进入舞台,今天没有特意商量便很有默契地直接拉着手走出了幕后。柳善皓觉得和赖冠霖握着手的感觉跟其他人都不一样,别人带给他的更多是温暖,而握着赖冠霖的手,他能感受到力量。他知道网络上有粉丝们把他们凑成CP,有点无奈粉丝们对男男cp的执念,自己和赖冠霖确实是莫逆之交,但没有到那种地步。我们是“一起成长”的关系啊。

舞台上气氛很好,男孩们抓紧最后团聚的时间斗舞battle、玩耍嬉闹,和大家一起唱着那首《艺人》,柳善皓心里悲喜交织。毕业快乐,所有人。

赖冠霖回到自己宿舍开始拆那个纸袋,读了柳家人的信以及曾一起上声乐课舞蹈课的练习生伙伴的纸条卡片,又想到自己父母姐姐给的关心与期望,想到粉丝寄来的礼物与信件,他鼻子有些酸酸的。比起人声鼎沸,比起很高的国民度,他觉得这些真真切切的爱意才应该倍加珍惜。接下来发现一沓纸下面那最后一张卡片,打开一看是柳善皓写的啊,他怎么没说呢。

真挚的语言和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可爱与俏皮,赖冠霖觉得即使不署名都能猜出来是他写的。估计是为了方便自己看懂,柳善皓没有用华丽的词汇,整篇文字言简意赅又很有趣,他看着笑着到了最后一行。

“冠霖呀,我们有空见面吧,去吃你喜欢的火锅,我请。”

心里忽然莫名奇妙就有了悲伤的情绪,赖冠霖把手中的卡片放下,索性向后一倒躺在床上。见面啊,什么时候见面呢。

七月是韩国的雨季,天气反复无常,阴冷的时候给人一种身处秋天的错觉,特别是温度不高的夜里,有时还要穿长袖防止着凉。每次雨下起来的时候,柳善皓会想起赖冠霖,之前听他解释名字的意义时,自己还感慨了好久这爸妈怎么那么会起名字。

霖。久下不停的雨。

柳善皓在推特上看到了Wanna One的路透照,今天他们又有很重要的工作,可今天大雨如注,雨滴潇洒、干脆,和狂放的风一起侵袭而来,从下午到晚上,差不多算是这个月以来下得最急的一次。哥哥们可别淋雨感冒了啊,默默想着,盯着手机,想给赖冠霖或者黄旼泫打个电话,可又怕他们忙得不可开交还要接自己的电话。

正犹豫着,手机提示音告诉他有短信来了。

「善皓啊,我是冠霖。等雨停了,我们就见面吧。今天工作结束得早,在公司等着我。」

柳善皓将这条短信反反复复看了五遍,每一遍看完脸上的笑容就加深一倍,然后才想起回短信的事——「收到了!我会好好等着的! /笑脸」

那边赖冠霖收到短信,看到感叹句后面跟着的那个可爱表情,自己也吃吃地笑了。果然还是小孩子啊。他收起手机,向还在忙的朴佑镇尹智圣朴志训告别,跟着已完成工作的其他成员出了大楼, 又独自上了提前联系好来接他的Cube的保姆车。此时雨势不如之前急了,但前来等候的粉丝很少,自己的这一举动没有引起大的骚动,赖冠霖侧倚在座位上捶肩膀以缓解酸痛感,同时感觉到车子启动了,朝着柳善皓在的方向。

半路上雨声已经变得淅淅沥沥了,雨水砸在挡风玻璃上的力度也少了许多,雨,就快要停了。

大雨绝情,可它洗刷不掉记忆。

赖冠霖打开车门时,惊讶地看到柳善皓竟站在公司门口。男孩子看到下车的他,眼睛弯弯,笑了。

瞬间,过去一年里两人相处的画面充斥了赖冠霖的脑海——

柳善皓推开练习室的门见到陌生的自己时,露出的是这样的笑。

柳善皓第一次邀请自己去他家做客时,露出的是这样的笑。

柳善皓因自己想家失落为了安慰自己特意讲他在月串的糗事时,露出的是这样的笑。

柳善皓在两个人满头大汗地跳舞、信心满满地畅想未来时,露出的是这样的笑。

柳善皓得知可以和自己一起参加Produce101时,露出的是这样的笑。

柳善皓祝贺自己出道时,露出的是这样的笑。

你总是,笑着看向我。那么,我也将笑着向你走来。

等雨停了,我们就见面吧。像从来没有分开过那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5)
©橘生淮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