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南

追星 lsy 魄 Cubes 超级制霸

【鬼鬼白敬亭】YOUTH『四』持续更新

终于更新啦!

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了!

之前是有事耽误了很长时间。

------------------------------------------------------

chapter 4

#01

开学季的到来让仅仅过了两个月北京生活的吴映洁有了未曾预料的些许恐慌。接过了白敬亭妈妈带来的习题集,感慨楼下哥哥细心的同时,她抬起头问白妈妈:“这里的老师凶不凶啊……题目看上去很难,我学不会怎么办……”

小丫头软软的台湾腔没了平日的甜美,带着一丝畏缩。白妈妈弯下腰整理了她脸颊旁的碎发,笑了笑:“不会的呀,老师们都很好。你上的小学就是白敬亭哥哥的学校,而且同级,所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

白妈妈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嗯……你妈妈还没告诉过我你将要去的班级,如果能跟哥哥一班,我会让他多多帮你。这样就可以放心了吧映洁。”

吴映洁连连点头冲着白妈妈笑了又笑,心里想白白一家都是天使。

“六年三班的同学们你们好,我叫吴映洁,从台湾来,请多多指教。”特意穿了粉蓝格裙子来新班级报到的吴映洁在讲台上认真地鞠了一躬,抬头时随意看了看四周,竟发现离自己并不远的第二排左边坐着白敬亭。

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差点叫出声来。热情鼓掌的小朋友们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老师也直截了当开始给她安排座位,并首先征求了她的意见。

惊喜地在第三排发现了空位,吴映洁指了指那个正对着白敬亭后背的座位,得到老师的准许后乐呵呵地落座。

“白白,是我,好巧呀!”

白敬亭听到后座的吴映洁在悄悄喊他,扭过头对她笑了笑,没有讲话。他纠结起来,并不是讨厌吴映洁,也想要做朋友,但因为她在身边的存在,平静的生活消逝地太快了,猝不及防。

#02

以往上学放学都是白敬亭一个人,学校距家并不远,公交车是最好的选择,有时来了兴致,他还会慢慢悠悠走回家。而从这个学期开始,白敬亭悠闲的回家路上多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吴映洁。难以拒绝双方家长的托付,白敬亭只得带着这个小跟班,上学时不厌其烦地提醒她快一点不要迟到,放学时到教学楼的出入口等待磨磨蹭蹭的她,还要顺便看一看小丫头书包拉链有没有拉好。小男孩小女孩之间难以有共同话题,加之白敬亭自带的安静气场,回家路上的气氛常常很尴尬。吴映洁刚开始的时候还会讲一些在台湾时的趣事,喋喋不休,到后来自己都开始怀疑说话这么多会不会很让人厌烦。

哎呦,在台北的时候没有碰到过这样情感冷淡的小朋友诶,所有我认识的男孩子都很乐意跟我玩,白白为什么这么不一样啦。白白会不会已经讨厌我啦……啊呀怎么办才好……

吴映洁一路嘴里嘟嘟囔囔,放慢了步子想着对策,好不容易挨到了一楼,一抬眼对上了白敬亭微微皱起的眉毛下不耐烦的眼神,心里一颤。

“下楼梯就别慢吞吞的吧,回家还有功课做。”

正要转身回家的男孩忽然盯住吴映洁的小腿,“你这淤青怎么回事?”

“啊……那个,教室地上有水,我走路滑了一下,腿磕到旁边椅子上了。”

“以后小心点儿,明天班会上我会跟大家说不要把水洒在地上。走吧。”

本以为说完话扭头就要走的白白会一路不跟自己讲话,却没料到一块小小的淤青能得来他的关心,女孩子一瞬间笑眼迎上去:“我没关系的啦。可是白白,你不是纪律委员嘛,这个归你管吗?”

“就是纪律委员才能多管一些事儿的。快点儿走吧。”语气也没有刚刚那么生硬了,吴映洁完全把之前面对他的紧张和逃避抛之而去,她现在觉得,一个走路时会有发顶翘起的呆毛跟着身体行动而晃动的小男孩,不会是冷漠呆板的呢。

吴映洁打开家门,甩着书包转着圈哼着歌进了自己房间。客厅里看杂志的妈妈一脸不解地去敲房门:“小鬼,你怎么啦?”

“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做作业啦!妈妈我爱你!”

在房门外听到女儿继续哼歌的妈妈无奈地笑了,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亢奋。

在未成人之前,大多数女孩子会有用来记录生活的笔记本,她们在一本本自己看来很珍贵的笔记里面藏了很多宝藏,得到的喜爱与表扬制成甜腻的糖果,令人烦恼的琐事装进漂流瓶,受的委屈倒进柠檬水,小心翼翼的喜欢折进千纸鹤,瓶瓶罐罐晶晶亮亮尽数收藏在那个宝箱里,喜怒哀乐统统跑进精致的本子。想写的东西全部写进去,少女的无限心思被宽容地接纳。

吴映洁把自己很珍视的日记本从台湾带了过来,从刚在北京落户开始记录,现在却也很少写爸爸不在身边的难过了,多的是展望未来的信念,与一份静悄悄的想要与白敬亭交朋友的小心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4)
©橘生淮南 | Powered by LOFTER